载入中。。。
载入中。。。
公 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登 录
载入中。。。
Blog信息
载入中。。。
链 接




   人这一生(六)

小说

                        人这一生

                            (六)  

 

        时间已到一九八五年。范校长在焦镇中学呆了十二年,参加工作已整整三十年了。人已年愈五十。文革早结束了,公社也已变成了乡镇。这期间老修局长去世了,赵雷和修小敏和好了,也与范校长一直有联系。赵雷重新出山担任城关镇的副镇长。生死之交的王宇病退了,每年都来找他叙旧,去年却病逝了。范校长心疼得要死,在王宇家里住了三天,帮助料理丧事。走时王宇全家都抹着眼泪送出他来。     

        日子一天一天平安过去。不料有一天出了一件大事。焦镇中学的两位教师发生了一点小矛盾,在推搡中一位教师倒地身亡了。范校长一下子老了许多,一句话不说。

        上级领导来校调查时,范校长的侠义性格又一次表现出来,他在副县长、教育局长与他本人参加的会议上承担了责任: “除打人者外,不要再牵连别人了。是我管理不严。请领导放心,我承担责任。并愿意接受任何组织决定。”

        看着白了一半头发的范校长,领导很感动,也非常理解范天东的想法。校长是不能再干了。于是问范天东的打算。范天东说: “我在乡下干了一辈子。现在年龄大了,进城吧。如方便,请领导们安排个城内学校。”

        范天东全家去了一中。有县领导打招呼,一中领导也很照顾他,给了他两间平房安顿下来。

        赵雷和修小敏请他一家吃饭。酒后,赵雷看着范天东脸上日益增多的皱纹,讲了个从酒桌上听来的笑话: “一学生向来粗心,有一次老师留的作业是用皱纹造句。学生造的句子是我爸爸的蛋上有许多皱纹。老师大怒,喊来家长一顿训斥,说你那等地方,也让孩子看吗?天下哪有这样作家长的。家长拿过作业一看,连说老师息怒,这孩子向来粗心,写作业时经常掉字,你看,这句话中的蛋前面掉了一个脸字。我脸蛋上的皱纹多嘛。” 大家都笑起来。赵雷说我再写打油诗一首,送给老范。诗云:

                 “踏过世间万千路,

                 老范未老留青山。

                 我自昂首向天笑,

                 看我老范这张脸。”

      笑过之后,赵雷又说:“老范,什么风浪咱们都过来了。这点人生挫折算个球。不用我多说,你得会开导自己。”

        老范感慨颇多。回到家后静坐半天,也写了一首打油诗贴在了墙上。诗云:

                 “人生路上尽彷徨,

                 贯看明明日月光。

                 识得庐山真面目,

                 此身原是臭皮囊。”

        时光飞逝,赵雷两口子先后去世了。恩恩怨怨,人生何求。老范也早已退休,如今已七十五岁。头发全白,处处流露出知识分子的气质,文质彬彬,和蔼可亲。每天在学校里走走,与碰到的每位熟人友好的打着招呼,恬然自得。许多一中的青年教师一点也不了解老范跌宕起伏的一生。
蒋国良 发表于 2017-7-18 15:22: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