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公 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登 录
载入中。。。
Blog信息
载入中。。。
链 接




   人这一生(五)

小说

                         人这一生

                              (五)

 

        范天东余怒未消: “你看你这些事,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你天天这么对待我,我怎么干工作?你不要自以为不得了,你的底细与本事我心里有数,谁比谁差多少。你是公社书记,我尊重你维护你,凡事都听你的,为啥到头来把错误都上纲上线的按到我头上?在学校时修小敏追我,与我有何关系?你何必挟私报复?”

        “够了!范天东,你想干什么?”

        赵书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猛地站了起来,扬手将手中的茶杯在地上摔得粉碎,厉声喝到: “你今天的话,还有点政策观念吗?你攻击公社党委,谩骂领导,像个领导干部吗?你想造反吗?告诉你说话是要负责任的!我知道我当领导你不服气,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比我强,是吧。好,我把事情向上级汇报。我看你还能蹦跶几天!”

        赵书记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范天东愣了一会,心有不甘,想吵架赵书记已经走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起暖瓶摔了个粉碎,爆炸声传出老远。赵书记坐上公社里唯一的吉普车进城了。

        范天东大闹赵书记办公室后不久,县教育局打算将范天东调入在焦镇的一所县直初中,担任副校长,并主持工作。避免再和赵书记直接发生冲突,以缓和两人矛盾。

        怎奈修局长一和范天东谈,范天东却是老大的不如意,他为难地说道: “修局长,焦镇中学那是个光见兔子不见天的地方,规模太小,只有四个班,十来个老师,啥也没有,四根柱子撑着个破茅房。条件那么艰苦,茅房里蹲坑的石头都裂成好几瓣。您让我到那去,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了。我和赵书记吵架,两人自然都有错,为啥只发配我?”

        修局长听到这里长叹一声,慢慢说道: “天东,你太偏激了。你自己是否感觉到你与从前不一样了。毕业时可是你自己放弃到县委办公室工作,坚持要求到最艰苦的曲镇完小的,我明里暗里拦不住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

        “修局长,我那时年轻不懂事,倒是成全了赵书记。”

         “十几年了,我也要退休了,把话说明了吧。你小王八蛋,害了修小敏。修小敏和赵雷一直不和,你有责任。”

        范天东低垂着头小声辩解道: “修局长,我我那时年轻,不懂事。不过我与修小敏确实没有什么关系啊。”

         “算了,不提了。小敏就是那个命。不过说句实话,赵雷并不坏。工作能力很强,很有干劲。他当书记几年,曲镇的农业真的不错。你别不服气,你身上的傲气是得去去了。赵雷当书记,调配学校领导教师这样的大事为何不征求他的意见?为何只往王宇那里跑?我告诉你,搞个人小圈子是要栽跟头的。这点赵雷比你强,你和他大吵后他到了城里,可他并没有到处给你告状,而是垂头丧气来到了我这里。连我问他他都只是说发生点误会,不肯深谈。否则你小子还有今天的官位?”

        范天东大吃一惊,说道: “修局长,赵书记真的没到处给我告状?”

        “天东,心胸要开阔一点,容不下事,怎么当领导啊。换个环境,从头干起,对你,对赵雷都有好处。学校是小点,可级别不低,没有亏待你。”

        修局长抽时间设了一个饭局,把赵书记、王宇、范组长叫在一起吃了个饭。王宇和范组长都给赵书记认了错。赵书记板着脸,眼睛看着天花板,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三人都有些尴尬,可毕竟解开了这个心结。

        于是范组长又成了焦镇中学范校长。显然范校长总结了经验,也吸取了教训。范校长发愤图强,带领十几个老师全心全意的教学,搞建设,学校慢慢的改变着。

        一九七三年,文革不断深入,运动不断。六十岁的修局长下了台,没过几天竟然心脏病突发去世了。赵书记、王宇、范校长等人都参加了追悼会,心痛不已。范校长十几年未曾见面的修小敏哭地昏天黑地,赵书记下了决心没有走,而是留下来陪修小敏。

        再过几天,赵雷也被赶下台来,在县里的五七干校劳动,改造思想。县里的五七干校农场就设在焦镇,有天早上范校长看到了扛着锄头的赵雷。不由得一阵心酸。赵雷也看到了他,挤出一脸苦笑。

        几天后,有人找到了他的校长室。范校长看了来人一眼,大声喊道: “修小敏!你怎么到这来来了?还好吗?快坐。”

        修小敏明显老了,显得心事重重: “赵雷在这里。我来看看他。听父亲生前说你在这里,顺便看看你。父亲临终前写了句话,我刚找到。是写给你我和赵雷的。”

        “多谢多谢。我和赵雷……事情过去了。”

        范校长拿过修局长的遗笔,一张不大的稿纸上写着几行字。范校长念道: “我死后丧事从简。望小敏和赵雷捐弃前嫌,为家庭重归于好。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天冬和赵雷不要再生纷扰。切记。修亭河。”

        修小敏声音异常的平静: “现在是赵雷最倒霉的时候。赵雷并不坏,我想帮他。以前我太任性。”

         范校长领着修小敏来到了干校农场。范校长与农场场长很熟。很快赵雷来了。范校长站起身来,说道: “赵雷,修小敏看你来了。”

蒋国良 发表于 2017-7-18 15:22: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