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公 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登 录
载入中。。。
Blog信息
载入中。。。
链 接




   人这一生(三)

小说

                       人这一生

                           (三)

       

        李书记又说: “天冬,听说你和赵书记是同学?你们的关系不好吗?”

        范天东有些尴尬: “在学校时关系还不错。毕业后我给他去过信,不知为什么他一直没回,以后就断了联系。他到这里来当书记,我挺高兴,以为这会工作好做了,可没想到他对我很冷淡。就算我有哪些工作没有做好,也用不着这样凶嘛。”

        “听说你和赵书记他老婆也是同学?”

         “是啊,怎么了?”

        李书记吞吞吐吐地说:“赵书记眼里揉不进沙子。有一回他和老婆吵架,我听到了。他提到过你的名字,让他老婆滚,滚到你那里去。”

        范天东一听就急了: “这是哪里的事啊?他娘的诬陷好人,毕业后老子只和修小敏通过一次信,全是谈的工作,何况她也没回信。后来听说她嫁给了赵雷,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赵雷这么说,还算是个人吗?不行,我得找他把话说清楚!”

        范天东起身就走,慌得李书记跳过来将他一把拉住: “你给我冷静点!你想连我也害了吗?你是不是疯了!这种事能说清吗?你还想不想干了!”

        范天东就像吃下了一只苍蝇。最后还是忍了。可从那以后,赵雷动辄就叫他过去,让在学校安排一些人。范天东一一照办了,可挨训是经常的事。范天东知道在睚眦必报的赵雷那里日子不会好过了,便天天盼着能动一动,还为这事找过李书记。 一年后是一九六五年,李书记调到了另一个公社任职。

         范天东心里窝火,从赵书记屋里出来后径直去了李书记办公室。李书记开导他: “没办法的事,消消气。不管怎么说是你我的工作未作好,赵书记骂你两句,也是正常的。回头我们都写个检查,检讨自己的错误吧。”

        范天东余怒未消却又无可奈何,只是不停地叹气。

        李书记又说: “天冬,听说你和赵书记是同学?你们的关系不好吗?”

        范天东有些尴尬: “在学校时关系还不错。毕业后我给他去过信,不知为什么他一直没回,以后就断了联系。他到这里来当书记,我挺高兴,以为这会工作好做了,可没想到他对我很冷淡。就算我有哪些工作没有做好,也用不着这样凶嘛。”

        “听说你和赵书记他老婆也是同学?”

         “是啊,怎么了?”

        李书记吞吞吐吐地说:“赵书记眼里揉不进沙子。有一回他和老婆吵架,我听到了。他提到过你的名字,让他老婆滚,滚到你那里去。”

        范天东一听就急了: “这是哪里的事啊?他娘的诬陷好人,毕业后老子只和修小敏通过一次信,全是谈的工作,何况她也没回信。后来听说她嫁给了赵雷,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赵雷这么说,还算是个人吗?不行,我得找他把话说清楚!”

        范天东起身就走,慌得李书记跳过来将他一把拉住: “你给我冷静点!你想连我也害了吗?你是不是疯了!这种事能说清吗?你还想不想干了!”

        范天东就像吃下了一只苍蝇。最后还是忍了。可从那以后,赵雷动辄就叫他过去,让在学校安排一些人。范天东一一照办了,可挨训是经常的事。范天东知道在睚眦必报的赵雷那里日子不会好过了,便天天盼着能动一动,还为这事找过李书记。 一年后是一九六五年,李书记调到了另一个公社任职。

        不久后文革开始,赵雷终于把范天东调整了,却是让一直搞教育的范天东到刘庄水库建设指挥部工作,担任副主任兼宣传委员,主任是公社的王宇副书记。刘庄水库刚开始动工,大型机械很少,一切靠肩拉人扛。王宇和范天东没日没夜的在工地上指挥奔波,很快瘦了下来。王宇毕竟年已四十,有胃病且精力不济,虽拼命干活,一段时间后还是顶不住了,这样指挥工作大多落到范天东身上。范天东三十二岁,正是能干的时候,处事果断且勇于任事,将宣传组织工作处理的有条不紊,还经常自己写稿,写大字报,在高音喇叭里讲话,宣传文革大好形势,搞大批判。处理完公务后还常常去拉车子,填土方,事事拿得起放得下。范天东不用天天看赵雷那张脸了,即使累一点也感觉比在教育组受罪强。王宇把一切看在眼里,对范天东的印象越来越好,后来范天东才知道王宇竟也是李庄师范毕业的,比自己高四级。两人遂成莫逆,无话不谈。

        修筑大坝需开挖导水明渠,为加快进度,王宇和范天东决定在旁边的山里挖了三个起爆点,每个点都埋上了一吨炸药。按完导火索,王宇和范天东检查后,率众人撤到了二百米外的观察掩体里。王宇让人拿来一包花生米和一盘豆腐干,还买来一瓶白酒,准备在爆破成功后喝盅酒庆祝一下。

        王宇下了起爆命令。过了一会,传来轰轰两声巨响。可第三炮始终没有动静。大家屏住呼吸等待着。冷汗从王宇脸上流了下来。王宇开始象没头苍蝇一样乱转,一脚把那包花生米踢出老远,撒的满地都是,大家也不敢说话。

蒋国良 发表于 2017-7-18 15:19: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