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公 告
载入中。。。
我的分类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登 录
载入中。。。
Blog信息
载入中。。。
链 接




   人这一生   (一)

小说 

                           人这一生

                             (一)

        

         十九岁那年,范天东在李庄师范毕业了,时间是在一九五五年。

         三年苦读,范天东学到了不少文化知识,加上聪明异常,几乎练就了过目不忘的本领。由于学的是师范专业,范天东在弹琴、跳舞、篮球、毛笔字、赛跑方面样样精通。三年中范天东每天早起跑步锻炼,练成一身肌肉,身体壮的像头牛。范天东积极要求进步,担任学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长,写稿子是经常的事,无论长短文章常一挥而就,深得学校领导欣赏。范天东还有一特长,就是能言善辩,口才极好,在各种活动中频频露面,是很多女生心中的偶像。

        但范天东家庭经济条件很是一般,他父亲孤独一人在家种地,勉强维持温饱,愁困异常。范天东上学后吃住免费,他父亲才觉得有了希望。每到假期范天东都会回到家里帮忙种地。后来成立了农业生产合作社,他父亲跟全村人一样入了社,脸上也有了笑容。

        毕业分配前,修副校长找范天东谈话。望着范天东青春勃发的脸,修副校长流露出疼爱的神情。其实,修副校长的女儿对范天东很有好感,因此修副校长自然对范天东多了几分关爱。

        修副校长说: “天东啊,就要走上工作岗位了,毕业分配是人生大事,不知你有何想法?”

        范天东神情严肃,近似立正似地站了起来,回答道: “报告校长,我坚决服从学校分配,不管到哪里我都没有意见,一定把工作做好。但我要求把我分配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修副校长赞许道:“天东,态度很好!你们这批毕业生大多要分配到各学校。不过有两个进入机关的名额,如你同意,学校打算推荐你去。”

        范天东说:“多谢校长和学校领导的关心,可我觉得自己学的是师范专业,教书育人才能学以致用。我愿意到一山村小学任教,做好我的本职工作。”

        修副校长说:“你这样做,符合毛主席的教导。只有到农村去,深入中国的最基层,才能真正锻炼自己。我非常赞同。学校还有一个想法,想留下你,当下一级新生的辅导员。”

         “校长,我……”

         “你别急,这同样是在教育战线工作,而且更能发挥你的才能。你不要急着回答,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

        范天东点了点头,告别后转身欲走。修副校长又叫住了他: “范天东,征求一下你父亲的意见。另外修小敏也希望你留下。”

        修小敏是修副校长的女儿。 范天东终于没有听修副校长的话留在李庄师范。他也没有征求父亲的意见。最终范天东报名去了大山中的曲镇完全小学。修副校长很是失望,于是推荐了范天东的同学赵雷去了县委办公室工作。修小敏去了县一中教高中语文。她哭了几天,十分消沉,几个月后开始与赵雷谈恋爱了。

        范天东带着一腔热血,毅然来到了曲镇完小。范天东自幼丧母,父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不知受了多少难为。他觉得自己是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就应该把学到的知识回报给大山。父亲知道后没有埋怨他,反而劝他还是山里人实在。父亲说你好好教书,将来吃穿不愁,爹慢慢老了,你得学会照顾自己,得找个山里女娃过日子了。范天东很不耐烦,但看着父亲脸上的皱纹,没有再说什么。

        范天东一到学校,就接手了五年级的班主任工作。班里有四十三个学生,以前的班主任是读私塾的,年纪大了,不适应这种班级教学与管理的做法,一直想辞职,范天东到来后正好如愿。辞去班主任后,老先生两耳不闻天下事,每天读书上课,倒也优哉游哉。怎奈五七年反右开始,老先生因以前的言语不当划成了右派。这是后话。

        刚开始班里纪律极差,学生根本不怕这刚走出师范大门的毛头小子。曲镇完小实行包班制,范天东倒真有两下子,他把求学时学到的本领全部用上了,没日没夜的靠在班里,找学生谈话,给学生补课,纪律好了,学生成绩也上去了。两年后参加升初中的考试,四十三人竟有四十二人考取,算是放了一颗大卫星,范天东名扬曲镇了。

        一九五七年,范天东在几次递交入党申请书后,由于工作成绩突出,终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曲镇教育工作组也把范天东作为青年干部培养使用,这一年范天东被任命为曲镇完小副校长兼教务处主任,手下管着四十多名教师。全县一共提拔了三十位教务主任,范天东最年轻,也是唯一被任命为副校长的人。大家对他的称呼从范老师变成了范副校长,刚开始时范天东还不太适应,后来也就习以为常了。以后老校长在反右斗争中下台,范副校长又奉命主持学校工作,两年后范副校长变成了范校长。

        有一天早上,范校长接到通知,有县里领导要到曲镇检查教育工作。这是大事,范校长急忙安排师生打扫好卫生,做好迎接准备,自己就去校门口去接。几个月前范校长知道自己上李庄师范时的修副校长已被任命为县教育局长,心想可能是修局长来,正好向他汇报工作。

        临近九点,远处几个人各骑着一辆自行车向学校而来,正是修局长和县教育局的两个同志,陪着的还有曲镇教育工作组的翟组长等人。

        范校长急忙迎上前去: “修局长,您好啊!真没想到您亲自来了。”

        范校长激动万分,握住修局长的手不放。修局长笑道: “你这小子,干得不错嘛!我特地来看看。”

        翟组长说:“修局长点名要见你。你准备得怎么样?”

        于是几位领导在范校长的带领下围着学校转了一圈,修局长当场批示拨二百元钱把学校围墙垒起来。翟组长和范校长都非常高兴。翟组长趁修局长和几位老教师交谈时,捅了捅范校长的腰,小声说: “你小子还真有面子,中午整几个菜,留修局长吃饭,饭钱教育组出。趁热打铁,我们再和修局长要点钱,整修一下学校厕所。要抓住机会!”

        盛情难却,修局长答应在在学校办公室用餐。范校长多加了几个菜,还开了一瓶白酒。眼看着修局长脸色拉了下来,范校长再三声明菜是学校种的,酒是自己买的,只是表达对老校长的感激之情。修局长没有多说。于是几个人把酒菜一扫而光。翟组长朝范校长挤了挤眼,说我带各位领导出去转转,让修局长师徒二人叙叙旧。

         众人走后,修局长说: “天东啊,是翟组长让你找我要钱吧。你们挤眉弄眼的,骗得了我吗?”

蒋国良 发表于 2017-7-18 15:17: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